[关闭]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风采 > 创作园地
经典的文学美
我们看见美丽,便会由衷地忘我,常常赞叹和喜爱。美分类很多,景物、人物、事物等,我们正是因为有着这些美,世界才会充满文学性。
用朱自清的美,拿秦淮河来说,里面有着细致和震撼。在他的笔下,灯光把河面照的金光粼粼,这金光是蕴含歌声和他的喜爱的,我们甚至可以看见划着舟的船夫后面站着一个心志高远的学者,两岸很近,水声清越,即将到来的是一座桥,身边有着欢声笑语和略显熙攘的人群... ...此时,他和人们的心灵和更加的空幽。而正是这种形色美,填充了心灵,而用心去感受这样的温度,不冷不热,温暖而孤独。对比的,徐志摩所喜爱的美中,是浪漫而富有情意,常常会感到热烈,多的是陶醉和深沉的感叹。对卑微的坚强有着歌颂,对壮阔的山海却常常拒绝,我亦能陶醉其中,亦能歌颂渺小。用着渺小,勾勒出另一种美丽的表达,身心是沉醉的,思想是细腻的,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美呢?
显然,人们无一不喜爱美,如果都分类到上者,那么其他的便不复存在。有一种美是虚无的,力量却是强烈的,它会飘渺不定难以捕捉,却矛盾地扎根思绪。你理解它,想要表达,却无从下手,碰到阅读难题,我是如此体会的。这正是其中所在。我会思考,生命哪里是美,是细胞中基因的运动而落下的神秘轨迹,还是体态表现出的优雅轮廓。像其他同学评价的一样,我有时所创作的文章给人一种虚空的感受,并不真实,但我看时,却仍能体会到那种悠远的自我放空感,自由洒脱没有拘束行动放纵。
综上所诉,美有“实中有虚,虚中仍虚”之分,对待自我表达中的情感,它们都是能让生活充满诗意和音乐性的。
如今,我接触数字化语言的表达,其中仍有美,美得科学,美得巧妙。仍然存在的是对描写的具体和确切,更加真实和具有轮廓性。用真实无比的描写,仿佛是数学的文学,用数字与确切代替形容与生动,对待文字的处理,我们仍赋予了它的美。从“花瓣的稀疏,我感到怜惜”到“花瓣有三片,均匀地分散在花蕊旁,每一片的缝隙约有三厘米,呈条状”,更加确切和真实,脑中有着事物的轮廓,我也能从中感受到另外的情感和确切美。
从我的接触中,不仅仅只有这几类美,多的是那些更为震撼,更为确切的文学美。能观察到的是身边的一切,也常常记录下的是属于自己的思想音乐,创造出许多美的文字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做到的,静是美,动也是美,丑也可能是美。
是否有那些美的人,与我会深深陷入文字的缝隙中,来到了另一个更为经典的美的世界。
(供稿人:初2020级11班雷濯尘  指导老师:张雪静  审稿人:李永庆
 

评论信息

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。